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运动过量当心肌肉溶解

 

  《海峡导报》11月18日报道,一名喜欢马拉松、百公里纵走赛的运动健将,险些因运动过量丧命运动场。

  今年40岁的黄先生是厦门人,曾获得过厦门市运动会5000米第一名、厦门首届百公里纵走赛第11名等。11月5日,他参加了厦门百公里纵走赛。

  “到70公里时,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,很想睡觉,还摔了一跤,不过进行简单包扎后就继续跑了”,黄先生说,尽管他当时有点头晕,身体也越来越没力气,但还是咬紧牙关继续向前跑。黄先生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个决定险些要了他的命,当他勉强到达终点时,已经浑身瘫软、虚脱无力。“我差点瘫软在地,两位工作人员架着我走了走,但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睡着了。身边工作人员的说话声,似乎都听不见”。

  11月6日凌晨1时,黄先生被送到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,当时,他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虚脱无力和嗜睡,病情看起来并不严重,没有呕吐、恶心等迹象,不过检查结果让家人吓坏了,医生说他全身细胞损伤,血肌红蛋白升高至正常的12倍以上,血清肌酸激酶则是正常值的200倍,生命危在旦夕!

  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专家指出,黄先生患上了横纹肌溶解症,这是因为剧烈运动引起肌细胞中的肌酸激酶、肌红蛋白等跑到细胞外,再进入血液循环,毒害肾脏,严重的会引起急性肾功能衰竭。横纹肌溶解症俗称肌肉溶解,是因肌细胞产生毒性物质而导致肾损害的一种疾病。造成肌肉溶解的因素有很多,如过度运动、高压电电击、全身性痉挛、部分药物不良反应及高热等。比赛当天,由于气温比较高,在7小时的剧烈运动之后,黄先生的身体细胞已经开始损伤,他感觉很想睡觉,就是细胞损伤的一个表现,而黄先生坚持跑完,给自己带来了更严重的后果。经过8天的救治,黄先生终于脱离了危险,各项指标恢复到正常。

  链接

  “纵走”是指连续走同一山系的多座山头的长程登山运动,最早是考验英军耐力的一项军事训练科目,后来被欧美等发达国家发展为一项新颖健康的户外运动。百公里纵走赛是目前世界上距离最长的不间断的运动比赛,和竞走、马拉松比赛有所区别,运动员可不定期地变换行走姿势,如走跑结合。(陈文)(来源:北京日报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